当前位置: 香溪信息门户网>教育>「恐惧感」是如何把精英家长变蠢的?

「恐惧感」是如何把精英家长变蠢的?

时间:2019-12-11 11:16:16点击: 244
回到舞弊案,《华尔街日报》在跟进案件报道的时候,用了一个词——“恐惧感”,十分贴切地描述了作弊家长们的心态。

勇敢的特雷西

来自父亲的是美好的。

微信号:babazhenbang

“爸爸棒极了”就是其中之一

K12原创国际教育平台

致力于理性和深度

中西教育融合的启示性探索

今年,世界上最大的国际教育界在“精英学校招生欺诈案”中登上了新的高度,该案在美国引起了轰动,震惊了中国家长。

一名中国母亲刚刚被捕。她花了400,000美元送她从未打过职业足球的儿子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当足球运动员。是的,是通过臭名昭著的中间人辛格。

汹涌澎湃的新闻微博截图

迄今为止,该案件的总价值已超过2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亿元)。家长们向所谓的“关系良好”的中介歌手提供资金,以修改孩子们的简历,在sat考试中作弊,收买运动队教练...以便把孩子们送到他们喜欢的著名学校。

令人惊讶的是,参与此案的30多位家长中大多数是美国名人和亿万富翁,包括美国投资公司dragon global的创始人罗伯特·格里洛、律师大亨戈登·卡普兰、好莱坞明星费利西蒂·霍夫曼和洛莉·路格林等...

另一位是中国一家著名制药公司的董事长,他也出资650万美元送女儿去斯坦福。

威廉·里克·辛格,一个“人脉广”的人

当欺诈行为爆发时,许多吃甜瓜的人表达了他们的不理解——参与其中的父母已经是精英中的成功人士,除了个人成就,他们的大多数孩子实际上并不坏。如果他们一步一步去上学,他们通常可以申请一所好的大学,由于他们父母的身份和联系,这些孩子的起点和未来已经超过了大多数人...

这样一群完全“躺下就赢”的人怎么能顺从地遵循黑人中介的惯例,让自己像个“大傻瓜”一样被推来推去,走上风险极高的弯路,最终毁掉孩子和自己的未来?

事实上,如果你长时间呆在教育界,你会发现父母失去理智的情况每天都在发生。

父母被欺骗的原因

因为内心的恐惧

不久前,业内一位朋友告诉我这样一件事:

几年前,我们祖国的一个省里有一个富人想把他的孩子送到一个拥有顶级国际教育资源的大城市。他也没有做任何研究。当他听说甲学校特别好时,他决定不惜任何代价送孩子们去甲学校。

然后,当一个黑人中介听说富人的需求时,他鼓起勇气向他保证,他有一种“特别可靠”的方式,但穿越这些障碍更昂贵,需要50万“钱来购买旅行”。

富人一言不发地用钱给中介打了电话。结果,在学校甲公布录取名单的前一天,中介告诉富人,“如果路上有问题,学校甲就不能去,钱也不会退还,孩子可以被同一级别的学校乙录取。”

君威觉得有点奇怪,于是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业内朋友。这位朋友发现乙学校没有满员。在帝王般的孩子层次上,不通过任何渠道或不花钱就被学校录取是没有问题的。

你看,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国外,类似的故事日复一日地发生,而黑人中介的例行公事只是少数

首先,说你的孩子不能。

第二,社会非常黑暗。

第三,我有可靠的消息来源。

第四,你必须花更多的钱。

归根结底,这与今天腐败街道上的电话欺诈没有什么不同:

你的银行卡被刷掉了(制造恐惧)——我可以帮你拿回钱(提供一个计划);

你的儿子在警察的控制之下(制造恐惧)——我可以帮你把他救出来(提供一个计划)。

那么,为什么这样一个糟糕的常规还能被反复尝试和测试,被欺骗的目标不是“傻乎乎的白甜”,而是那些在商界努力工作多年、在视野和洞察力方面应该比一般人更好的精英们呢?

精英越多,恐惧就越多?

回到欺诈案,《华尔街日报》在跟进该案报道时使用了一个词——“恐惧”,非常恰当地描述了欺骗父母的心态。

黑人中介歌手经常使用“贬低孩子、恐吓父母、人为制造焦虑和恐惧”的模板操作。他能够通过反复实验赚很多钱-

例如,辛格曾在一次给高中生家长的讲座中警告听众:“即使是履历最好的孩子也不足以满足精英学校的要求。”

例如,辛格有一个客户埃里克·韦伯(Eric Weber),是伊利诺伊州的一名商业高管,他的女儿有着出色的运动能力和优异的成绩。然而,辛格警告他,“即使你有一份全A和一份好的简历,你可能仍然不能被一些学校接受。”

看到埃里克惊恐的脸,辛格建议他把女儿伪装成划手。

内华达州的一位首席执行官曾经雇佣辛格为女儿提供咨询服务,女儿在高中排名第二,在活动和社会服务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但是辛格轻蔑地说,“你没有什么不同。”

这位高管的女儿受到了沉重打击,她告诉记者:“辛格的话让我震惊,也让我的父母害怕...辛格不会放弃任何不安全感。他让你觉得毫无价值。只有依靠他,你才有机会上大学。”

《华尔街日报》截图

许多家长觉得辛格非常擅长利用申请学生和家庭的恐惧。他会吓到他们,说如果没有突出或特殊的机会,孩子们在申请名牌学校时将处于竞争劣势。在吓到父母后,辛格抛出了另一个不可抗拒的诱惑——我可以保证你会承认。

一位名叫丹·拉森(Dan Larsen)的家长向媒体回忆道:“当时我是这样认为的——哇,我过去认为我的孩子做得很好,但现在我知道这还不够好。我必须坐下来和辛格谈谈。”

辛格承认,他只给父母他们最需要的东西。他把公司包装成大学入学的大师,并公开利用他所谓的“生死竞赛”来和父母玩。

在2011年制作的真人秀节目中,他说父母“失去了控制”在周六的晚宴上,竞争对手的父母就他们孩子的大学申请交换了意见后,他们会匆忙打电话给辛格,让他的手机“在周末的清晨一直响”

在加州时尚杂志刊登的一则广告中,辛格的公司写道:“不要袖手旁观。你的儿子或女儿可能被梦想中的大学拒之门外。”

如果你找不到辛格,你的孩子会被梦想学校拒绝吗?

媒体披露了拒绝辛格作弊提议的几位家长的名字,他们的孩子最终被理想的好学校录取。

父母的恐惧从何而来?

无论哪个阶级,从精英到普通人,恐惧都是普遍的。

普通人担心他们的孩子无法在“向上流动”中爬得更高。

精英们不仅害怕孩子摔倒,还害怕在同一个阶层的人身上失去尊严。

然而,当这种恐惧上升到最高点时,所有人都会失去理智和正常的判断。

为什么在当今社会有这么多“害怕得失去理智的父母”?

在我看来,只不过是受了这么几个-

江户传说

根据江湖传说,这东西确实是一种非常有害的存在。

例如,当我初中毕业时,我想进入重点高中。但是当咨询周围的人时,十分之九的人会告诉我:

“如果三个好学生/特殊学生得不到12分,任何人都不能进入那所学校,只能靠自己!”

“我听说福是个特殊的魔鬼。那里的孩子们必须学会熬夜到一两点钟!像你这样睡在10点钟的孩子肯定没有希望。”

结果,当我真的考上了F,我四处打听,发现有些孩子得了额外的分数,但大多数学生还是自己考上了。

我还发现,虽然每个人在夜校都很严肃,但学校规定晚上9: 30必须关灯,睡得晚的苏关叔叔/婶婶会敲门并大喊“违反纪律!”没有神话说你不每天晚上2点睡觉。

然而,你真的相信任何人吗?

进入英国几年后,许多亲戚朋友总是向我“学习”。当我告诉他们真相的时候,有些人的脸上总是露出这样的表情:“你尽最大努力安静地学习,不告诉我们,你害怕武术的秘密泄露出去吗?”

因此,煽动恐惧是多么简单,平息恐惧又是多么困难!

说到这里,估计会有更多的父母会说,“你几年前上过高中?那时,竞争没有现在激烈。”

然后我将给出另一个例子。

比如江湖上有一个传说,“哈佛图书馆凌晨4: 30灯火通明”,但事实上,大约40%的哈佛学生平均每天只学习4小时,更不用说早上了。即使那些每天学习7小时的人也很少有人。

此外,著名学校的传说还包括“只有从私立学校毕业后才能接受精英教育”。然而,在哈佛大学新生中,60%以上显然来自公立学校...

超过80%的学生在高中每周学习不到30小时,即平均每天大约4小时(来自哈佛报告的图片)

信息爆炸

今天的信息爆炸也让许多父母更加焦虑。

举个简单的例子,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父母对同龄人成就水平的了解仅限于我们班的同学、我们单位同事的孩子和邻居家的某某...与几十个孩子相比,我的父母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尽管牛娃毕竟只有几个孩子。

但是今天的互联网突然把牛娃的所有事迹都变成了你周围的事情:XXX在幼儿园认识3000个汉字,XXX在小学一年级独立阅读哈利波特,XXX在4岁时背诵了300首唐诗...

虽然你没有亲眼见过这些孩子,但你可以看他们的视频。即使你没有看过他们的视频,仅仅从办公室同事那里听到这样的故事就足以让你整天担心你孩子的“迟钝”。

真相是什么?

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陶哲轩,7岁上高中,9岁上大学。但是别人的智商是230。世界上有多少人有这么高的智商?

根据人类智商曲线的分布图,如果你的智商是100,你就是同类的一半以上,如果你的智商超过130,你就是同类的98%以上。

人类智商曲线分布图

也就是说,只有当陶哲轩的智商达到“前两位”时,他才能在7岁时完成初中学业。那么,有多少“无处不在”的神童是真实的,有多少是通过吐血这样的死记硬背“持续”的,有多少是被成年人的夸大所夸大的?

即使有这样一个神童,事实上我们也不需要害怕,因为人类的极限就在那里,特别是聪明人,最多百分之一或二,在正常情况下你的孩子根本不需要和他们竞争-

即使我们真的战斗了,即使我们筋疲力尽,我们也无法战斗。例如,如果我和陶哲轩竞争大学数学教授的职位,即使我以高达500万元的价格被聘用,我是否有能力教学生调和分析、偏微分方程、组合数学和解析数论?

我宁愿在我熟悉的领域写更多好的教育文章,也不愿意和他长短不一地竞争。

我总是想给我的孩子最好的东西。

不久前,我的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她说,“看到你的朋友圈后,我感到非常焦虑。”

我问,“为什么?”

她说:“你给你儿子送了一圈赢得数学竞赛的朋友,我在想,我也想让我的孩子去上数学竞赛课。你发了一篇关于你的孩子参与这个天才项目的帖子,我想,让我的孩子也试试这个项目...如果他们不符合我的期望,我会特别焦虑。”

每个父母都想给他的孩子“最好的东西”。这是自然的,可以理解的。

然而,我们经常忘记孩子需要“对他们最好”的东西,有时“最好”的东西对他们弊大于利。

例如,不久前,一所著名的数学学习机构在我家附近开张了。作为一个不能逃避海关的中国人,我立刻带着我的两个孩子去报名。

该机构对两个孩子都进行了测试,他们的分数达到了“优秀”的水平,但是老师建议只送儿子,不送女儿。

尤其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如果考试成绩是衡量一切的标准,我女儿就不被推荐入学。

老师解释道:“考试时,你儿子眼里有星星。他在讨论中特别活跃。当我和他讨论新方法时,他会有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好奇...我见过太多的孩子学习数学。如果他们没有这样的爱,他们就不会取得特别好的结果。”

“至于你的女儿,虽然她有能力做正确的事情,但她并不真正喜欢数学,你可以明显看出她是不情愿做这件事的...为什么你想强迫你的孩子做你不喜欢的事情?她显然可以在她喜欢的地方做得更好。”

当我回去考虑的时候,我觉得老师真是一个消息灵通的老师,说得很有道理。尽管她的女儿不喜欢数学,但她的绘画和文章比她哥哥的更好更精彩。

有一位著名数学老师的指导可以吗?当然。

然而,如果学习数学不适合我的女儿,最好的事情就是对她可怕的折磨。

害怕父母是有毒的父母。

父母恐惧的来源通常是“害怕他们的孩子无法与他人相比”。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异常的恐惧会让他们的孩子更加落后。

以欺诈案件的父母为例。当他们在工作场所挣扎时,他们显然坚持“诚实”、“公平”、“努力工作”和“努力工作”的竞争原则。然而,当他们来到孩子们面前时,所有的规则都被他们自己完全摧毁了。

他们给他们的孩子什么样的示范?

然而,一个从小就学会了欺骗、欺骗和欺骗的人将来能走多远?

更糟糕的是,研究表明父母的恐惧和焦虑会传染给他们的孩子。

哈佛儿童研究中心在一篇题为“有毒压力”的文章中指出:

学会如何应对逆境是健康儿童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我们受到威胁时,身体会做出反应,增加心率、血压和压力荷尔蒙的分泌。当成年人能够帮助儿童缓解压力时,他们的健康压力系统就可以得到发展。

然而,如果压力反应是极端和持久的,儿童得不到成年人的支持,那么他们将遭受终生的伤害,他们的大脑将受到损害,他们的发育将变得迟缓,他们的身体将更容易患心脏病、糖尿病和抑郁症等疾病。

换句话说,受恐惧支配的成年人倾向于抚养受恐惧支配的孩子。孩子们对父母的情感极其敏感。长期生活在对父母恐惧中的孩子会在智力和身体上遭受终身伤害,也就是说,他们在起跑线上真的输了。

这篇文章被授权发布,来自爸爸的是令人敬畏的,微信号:babazhenbang。欢迎朋友圈,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洞察地平线真诚推荐

后台回复关键词[教育]写道:“这部由豆瓣9.11亿人和全球5亿人观看的恐怖电影揭穿了中国教育的骗局”。

福建11选5投注 中国竞彩网 申博太阳城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