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香溪信息门户网>教育>陈平原 | 有才华是好的,横溢就可惜了

陈平原 | 有才华是好的,横溢就可惜了

时间:2019-11-22 14:32:26点击: 743
教师博览 转载自公众号 中华读书报 , 作者 陈平原随着年龄增长,我有幸不时应邀在各种开学典礼或毕业典礼上致辞。正因不是纯北大,我特能体会北大的好,也了解北大的缺憾。这是因为,北大伴随着一个东方古国的

教师博览会由陈平原从《中国公共图书新闻》转载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很幸运不时被邀请在各种开幕式或毕业典礼上发言。渐渐地,找出规矩——毕业典礼上的讲话不妨放松一下,不需要太真实,因为人家已经完成了学业,明天就要上社会宏伟计划了,你还千叮咛万嘱咐,其实这毫无意义,甚至可能令人生厌。因此,注意场景的效果,每个人都很开心,没有错,这就行了。开幕式是不同的。很新鲜。学生们充满雄心壮志。如果老师说得好,他们仍然可以发挥作用。因此,这次我应邀在北京大学中文系2019级新生的开幕式上发表演讲。我决定仔细准备。

这些年来,这种严肃的态度对我不利——读了我在各种开幕式或毕业典礼上的演讲,我发现人们说了许多精彩的话,我很抱歉重复这些话。如果换成一篇合适的文章,它可能会太粗俗或刺耳,甚至会翻过来。经过深思熟虑,最好从我自己的经历开始,从我35年来如何从一个好斗的博士生变成一个有说服力的老教授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时代变了,而且开幕式上的讲话方式也在悄悄地改变。你不妨从知识考古学的角度来看我不太精彩的演讲。

我记得很清楚,35年前,也就是1984年9月的一个下午,天还很热,北京大学文史大楼三楼的教室里挤满了新入学的研究生和导师。我有去乡村和山区的经历。我老了。作为北京大学中文系的第一名博士生,我不容易被夸夸其谈打动。但是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你认为世界上学习汉语和文学最好的地方是哪里?”教授不让观众回答,自己回答道:“当然,这是我们北京大学!”不用说,当“我们北京大学”这个词出现时,研究生们都挺直了腰板,沉默了一会儿。连我挑剔的听众都深受感染,更不用说我的弟弟妹妹了。我在《最好的感觉》(北京大学学报,2000年3月31日)一文中提到了这个细节,但我没有说“戒酒”教授的名字。这一次,是著名的语言学家叶飞生教授,他当时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副主席。

我的许多学生都是纯正的北京大学学生,甚至是从北京大学的幼儿园毕业的。我在博士阶段进入北京大学攻读文学硕士学位。因为它不是纯粹的北京大学,我尤其能理解北京大学的优点和缺点。在北京大学百年庆典期间,我写了许多关于北京大学的文章。普通读者认为我已经准备好了对母校的评价。北京大学的领导抱怨说我没有给予足够的表扬,尤其是在关键时刻。在《从中学到北京大学》(香港[)《纯文学》1998年7月第3期续刊中,我比较了北京大学和其他中国大学的不同之处:“我记得张爱玲说过香港是一个夸张的地方。在那里跌倒比在其他地方跌倒更痛苦。北京大学也是如此。在这里很容易出名和失去名字,而且速度非常快。......因为名字太容易获得,北京大学的人必须时刻警惕名字的危险,而不是现实;也是因为他们可能引领潮流,对潮流过于热情,才被潮流所束缚。”许多年后,在另一篇文章中,我把我的话说得更清楚了:“在我看来,这是一所带有耀眼光环的大学,在某种程度上被提升和神化了。在这种情况下,你我都知道北京大学并不是真的那么伟大——像中国所有的好大学一样,有优秀的教授和学生,但也有平庸的人。面对父母谈论孩子时自豪的表情,亲戚朋友和同龄人羡慕的目光,以及社会上“深情地爱和恨”的谈论,作为北大人,你和我必须站得很高。要享受北京大学的“荣耀与梦想”,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在你漫长的学习生涯中,你我会遇到许多不可逾越的困难。我记得我身后有无数双热切的眼睛,我会尽力而为。”(见培训、人才和舞台,《中国图书新闻》,2011年8月3日)

在北京大学百年庆典上,我说了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大话”,后来经常被引用。我说:北京大学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然而,北京大学在人类文明史上所扮演的角色是许多世界级大学无法比拟的。这是因为,随着一个东方古国的崛起,北京大学已经深深地介入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一历史进程。对于一所以培养人才为主要职责的大学来说,它在思想、文化甚至政治领域的才能实际上是罕见的。因此,在我看来,北京大学“以世界为己任”的传统和似乎有些“不切实际”的崇高抱负不应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完全丧失(见《北京大学人的精神》,中国阅读新闻,2001年5月16日)。当然,我明白,由于世界的变化,北大一代人的表现并不总是令人满意的。但有时这是一个大环境问题。你不能仅仅通过思考“铁肩”和“灵巧的手”来“铁肩”和“灵巧的手”。

作为一名北京大学的新生,你首先感受到的一定是弥漫在校园各处的“英雄精神”。在迎新会上,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和天真烂漫的学生代表都在指点方向,并放弃露面。但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你会明白在阅读、学习或为社会服务时,仅仅有雄心和英雄主义是不够的。十五年前,轮到我在开幕式上发表演讲了。我说,“自从我上大学以来,我参加了无数次“开幕式”。在这种情况下,著名学者总是反复灌输,除了提出要求,他们还给予鼓励:长江后浪推前浪,世界上的新人战胜了老人们。起初我很兴奋,但渐渐地我有点怀疑:这也是像进化一样的神话吗?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感觉到我已经超过了我的老师。我不想丢下帽子说你将来会比我好。事实上,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机会和局限。财富更多地取决于彼此自己的努力。”(同一个阶段,中国图书新闻,2004年9月8日)认为这是机密,但是学生们不太高兴,说他们缺乏热情,不能让他们的血沸腾。

因此,我也开始注意说话的艺术,我的立场仍然存在,但我的语气要委婉得多。例如,我提醒北京大学的学生:“任何师范大学都需要严格的规章制度和稳定的教学秩序。然而,并不是每一所大学,像北京大学,都允许甚至欣赏那些才华横溢而可能叛逆的学生。每个人都知道没有规则可以组成一个正方形。但是一旦有了规则,它肯定会对一个人的兴趣和才能造成一定程度的压抑。如何在规则和人格之间保持“必要的张力”,使大学生在成长过程中能够如鱼得水而不误入歧途,是教育工作者面临的一个极其困难的问题。在我看来,理想的大学应该为人才制定规则,为人才预留空间。”(北大人的精神)。赞扬北京大学的“全纳”管理、灵活的学校管理和学生活动的大空间。然而,我还有句子的后半部分,它经常被有意无意地忽略。天才毕竟是罕见的。空间大,规则少,导致北京大学毕业生的标准参差不齐。你看不到一个人,可以广泛传播,是杰出的人才;只有放眼全球,才能知道事情的另一面——根据北京大学的地位和中国人民的期望,产量不够高,这是一个隐藏多年的大问题。

能够进入北京大学的人都很有天赋。在中国,北京大学的舞台可以说是最好的。但是为什么这么多北京大学毕业生将来表现不佳呢?这是指北大人对天才的共同期望和对培训的蔑视。我多次引用导师尧尧先生有意义的话:当我来到北京大学提交我的论文时,钱理群转达了王先生的两个评论:第一句话“精彩”,非常好;第二句话让我汗流浃背:“才华横溢固然好,但才华横溢却令人遗憾。”请记住我的提醒,好大学和好老师能做的不是在地上建高楼,让傻瓜成为天才。相反,不要让你的才能自由分散,尽可能多地聚集,提升,并在关键时刻绽放光彩。

十一年前,这也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入学仪式。我演讲的主题是“请加入这个“景观”(启蒙运动,2008年8月)。里面有一段话:我对北京大学的学生评价很高。虽然我有一点抱怨,但我表达了我的理解和同情。我记得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在开幕式上,老师们告诫我们要谦虚谨慎。然而,在北京大学,我经常听到的是鼓励:树立远大的抱负,学习更多。......在一个强调物质利益、普遍缺乏理想主义的时代,北京大学学生的“学究”和“傲慢”非常可爱。只是为了让他们将来进入社会,不要陷入太大的争斗,必要的时候,会敲打敲打。然而,我们的目标不是训练所有北京大学的学生要有礼貌,要遵守规则,不要越界。

不受时尚潮流的束缚,在相对宽松、自由、优雅的颜元中独立思考、努力工作,每年都会从这里培养出一些优秀的人才。今天这里有305名新生。不可能每个人在未来都取得巨大的成就。学校和部门的任务是尽可能提高成功率,并将其落实到特定的学生。我们希望你在未来的第一梯队中能坚定而漂亮。

(作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河北快3 辽宁快乐十二 彩票开户网

------分隔线----------------------------